当前位置:首页 > 石首论坛 > 石首风光 > 桃花山九佛岗的美好传说

桃花山九佛岗的美好传说

来源:本站投稿发表时间:2016-10-27 15:26:41发布:关注:




    “咕咕——”、“唧唧——”,走在仲春时节的桃花山山道上,耳旁不时从山涧传来清脆的鸟鸣声。桃花山正悄悄地萌发新绿,素以勤劳著称的山民们早已在田野上忙碌开了。
     九佛岗村坐落在桃花山集镇东面的一个大山坳里,山坳前有一条东西宽约300米、南北长约800米的狭长小平原。从九佛岗村部向北望去,只见小平原中央赫然挺立着一个陵墓状的无名土堆。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也没有人敢动它一根毫毛。不知多少年来,人们一直把它视若“神土”,祖祖辈辈都对它怀有一种敬畏之心。前不久,出于对民间历史文化的浓厚兴趣,记者专程到实地进行了探访。


     神奇的传说
     与记者同行的有桃花山镇机关干部向继勇、九佛岗村村主任秦玉君等人。顺着一条狭窄的田埂,跨越几个沟沟坎坎,我们渐渐走到了无名土堆前。这时我们看到,眼前的土堆原来像一座高大的皇陵,上面生长着茂密而刺人的荆棘,土堆周围是开阔的稻田。我们好不容易爬上土堆顶部,试图从中发现一些秘密,然而,除了见到少许残存的碎砖和旧式粗磁大碗残片外,其他古迹方面的遗物什么也没有。这个巨大的土堆明显是人为所筑。从土堆垮塌的地方看,土堆内部明显有人为夯实的痕迹。
    土堆中究竟有什么秘密?我们现在尚不得而知。带着心中的疑团,我们来到村里遍访知情人。感到惊喜的是,现年77岁的彭冬梅老人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古老而又神奇的故事。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西天王母派遣她的9个女儿来桃花山采摘蟠桃。当她们欢天喜地满载而归时,不料突然发现年龄最小也是最漂亮的九妹不见了。大家着急地在山上边喊边找,直到王母限定的返回时间都过去了,九妹还是没有出现。无奈之下,8个姐姐只好飞回天庭去了。
    原来那九妹就在采摘蟠桃时,被桃花山美丽的景色深深吸引住了。她早就厌烦了天庭虽金碧辉煌但等级森严的生活,一心向往着自由、朴实、平和的人间世界。趁姐姐们不注意,她一个闪身便躲进了桃树下的一个石洞里。直到姐姐们回去后,她才走出洞来,大大方方地下了山。
    九妹来到村里,第一眼就看见一个年轻樵夫在劈烧柴。樵夫光着上身,豆大的汗珠花瓣一样掉落下来,那厚实的肌肉显得十分强壮有力。九妹看得不好意思,正欲转身离去时,却被樵夫叫住了:
    “小妹妹,你在找谁呀?”
    “噢,我是找……是找……”九妹支支吾吾地说。
    “你到底找谁呢?”樵夫关切地问。
    “我找一个朋友。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没想到他搬了家……”
    “那就先进屋里喝口茶歇歇吧,等会儿我帮你去找!”
    “那太谢谢了!”九妹也不客气,随樵夫一同走进了屋里。
    樵夫的家里只有他与父母3人,房子收拾得十分整洁。两位老人见有客人到来,忙不停地招呼九妹坐下,樵夫的母亲更是上前牵着姑娘的手问寒问暖。看到樵夫纯朴、勤劳、善良的模样,九妹心里已有了七分的主意。
    一晃半月过去了,九妹与樵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双方的心里都萌生出了爱的种子。
    哪知西天王母得知九妹一去不返的消息,立即下令巡天大王率领天兵天将下凡仔细寻找。经过一番打听,巡天大王终于掌握了九妹的所有消息。当着九妹的面,巡天大王要将她押回天庭。哪知九妹红颜发怒,针锋相对。巡天大王不敢造次,只得灰溜溜地回去向王母报告去了。
    西天王母得知九妹誓死不回且已与人间凡夫俗子相爱之事,不由得气了个半死。她亲自下界桃花山,要捉拿九妹和樵夫。九妹深知王母的厉害,当远远看见一行人马追过来时,九妹拉起樵夫拔腿就跑。本为就有气的王母见九妹跑了,迅速拿起头上的金簪朝他俩掷去,金簪呼啦一下子就成了一座宝塔镇住了九妹和樵夫——于是他俩就这样被深深地埋在地下,那隆起的土堆实际上就是九妹和樵夫的合葬坟冢呢。
    据说九妹和樵夫死后,他们的冤魂化作了美丽的桃花,开遍了这里的山山岭岭,桃花山更是声名远播。后来人们还在九妹住过的岗岭上建了一座庙宇,里面供奉着九妹的塑像,并尊称为“九佛”。庙宇所在的地方理所当然就有了一个地名:九佛岗。



    遗存的戏台
    这个无名土堆高约3米,占地约30平方米,顶部平坦,可坐七八人。据当地人介绍,30多年前,这座土堆的顶部还有一个简陋的纳凉台,夏天常有人在此纳凉。
    无名土堆东面不远的屋场上住着30多户人家,因农户大多姓秦,俗称“秦家院子”。秦家院子现住着一位78岁的老人秦洪池。面对我们的询问,他也饶有兴趣地谈起了无名土堆的来历。秦洪池说,这个土堆是古代当地一个大户人家残存的戏台。
    据当地《秦氏家谱》记载,桃花山下的秦家院子在明朝中期曾诞生过一个高级武官,此人名叫秦兼善,官至二品。他是专门负责为军队运输粮草的大员,所经手的军费开支不计其数。秦兼善晚年告老回乡后,在家乡投巨资建了一座豪华宅院。由于秦兼善妻妾成群,仆从众多,加上地方官员时常迎来送往,自然少不了要安排歌舞戏曲娱乐一番。因此,秦家又特地盖了一座大戏院——数百年过去了,这个土堆就是当年戏院残存的戏台。
    这个说法有一定的可信度。除《秦氏家谱》可资作证外,就在秦洪池老人家附近的屋场上,记者亲眼看到了一个大型抱鼓型门墩。据当地村民介绍,这个门墩就是秦兼善宅院遗留下来的。
    这个门墩上部呈战鼓形,鼓身有“双狮戏球”雕刻画面,底座有三角形彩垫布图案。“鼓身”与底座现保存完好,其中“鼓钉”和“鼓皮”的边缘线仍清晰可见,只是与其配对的另一个门墩不知所踪。
    据一位对门墩有研究的人士介绍,战鼓是用来指挥军队的,抱鼓型门墩是古代武官身份的标志(相对而言,箱形门墩是古代文官身份的标志)。门墩上的狮子图案既有守护之意,同时也象征高贵的门第和官府的权威。这么说来,作为一名曾显赫过一时的古代武官秦兼善,其告老回乡后建一座戏台以供娱乐是完全有可能的。
    记者坐在这个门墩上,眼望不远处的无名土堆,想象着当年戏台上歌舞升平的场景,再看看当今遍地的枯黄野草,不免有一种“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苍凉之感。只是在这座戏台上,不知当年曾演唱或演奏过一些什么样的乐曲。当年的风流人物和佳人才子呢,现在魂归何处?!


    残留的祭祀台
    无名土堆究竟是何物?目前令人可信的应是出自考古工作者所作的推断了。
    纵观无名土堆的地理环境,记者看到,它处在一个山前河谷地带,这样的地形正是先民举行祭祀活动的最佳场所。
1997年5月,在这个无名土堆南面的一个采沙工地上,曾出土了两件精美的青铜觥觚。1998年10月,还是在这个无名土堆附近的另一个采沙场里,又出土了一件震惊世人的博钟。考古工作者指出,通过对上述文物的多方考证,它们都是商周时代的遗物。
    桃花山地区地处鄂南,商周时期属越族活动范围,所出土的文物形制、纹饰有越族青铜文化的特点。觚则是具有中原地区商文化的典型风格。这些青铜器从这里出土,推测应与古人祭祀山川有关。祭祀是古人一项十分神圣而重大的活动,古人祭祀时往往有登高祈求上苍的仪式。那么据此推断,无名土堆极有可能是古人特意修筑的祭祀台。
    一位考古爱好者为记者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3000多年前,桃花山一带生活着一个古越族人部落,这里农业、冶炼技术发达,且经常组织祭祀活动。出于对上苍、河神等灵物的崇拜,越人往往选定吉日在河边高台上举行大规模祈祷仪式。祈祷之后,他们又把陶器、礼乐器等祭品丢弃在河中,意在献给河神上苍,以保佑整个部落无病无灾、人丁兴旺。此地所出土的青铜觚实则就是上述一系列祭祀活动后残留下来的祭品。这座无名土堆,就是古人举行祭祀仪式的重要场所,只不过因为它经过数千年的风雨侵蚀和洗礼,这座祭祀台渐渐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应该说,人们对这座无名土堆的种种猜测和推断既有可信性,又有局限性。且不论谁对谁错,我们还可以尽自己的努力对其进行多方考证和研究,以期得出更加令人信服的答案。我们不指望无名土堆成为湖北的三星堆,但我们以此为起点,一定可以更多地破译本地的自然与历史之谜,从而激发我们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壮志豪情。  

上一篇:石首之调关镇 下一篇:石首山
小技巧:百度搜索"石首吧"可找到本站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信息!

小编推荐更多»

玩家评论

活动推荐更多»

游戏前沿 新游 产业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