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石首八卦 > 社会热点 > 6万户家庭骗取保障房,却没有一个因诈骗入刑

6万户家庭骗取保障房,却没有一个因诈骗入刑

来源:老虎游戏发表时间:2016-08-17 11:47:26发布:博娱新闻关注:


1.全国没有一个骗保障房的人因诈骗罪承担刑责。相反,很多处理相当温柔。

2.保障房搞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搞好。或许别再建设,直接发钱才是合适的。

    骗取保障房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所谓“保障房”,主要是指公共租赁房、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房。如果租,租金低于市价;如果买,售价也低于市价。这个差价,就是骗取的动力。

保障房给了不应该保障的人,是保障房的最大失败

保障房给了不应该保障的人,是保障房的最大失败

骗取的手段主要有两种。第一个是隐瞒收入。由于申请保障房对收入、有无其他房源、人均住房面积都有要求,所以骗房者在这方面要做手脚。今年6月,广州一男子为了骗经适房,在家庭实际年收入超过13万的情况下,仅申报为3万元。

第二种欺骗行为是不及时退出,历来,到嘴的肉再吐出去都是很难的。简单说,你今年收入符合条件,但当收入提升后,就可能不符合条件。这个时候如果不退出,也属于“鸠占鹊巢”。

从总体上看,2013年至今,骗取保障房的行为并没有得到改善。有人说,不用太计较,真正生活体面的人,谁会去做这种事,还不是有现实困难呐。

这可不一定,困难的人有很多,但保障房在目前只能保障最困难的一群人。人内心的贪欲是不分穷富的,只要保障房制度设计给保障对象留有“盈利”空间,骗购、骗租的现象就难以避免。不然经济学家茅于轼也不会出“廉租房不要设厕所”这种主意。

惩戒骗房者,处罚甚至轻微到罚款5000元

全国每年发现几万个骗房案例,但处理结果出奇一致。退房或补差价,甚至只要罚款。比如南方某市,对于骗取保障房的行为,仅仅是罚款5000元而已。

这不禁让人想到一个案例。河南一个农民,在8个月的时间里,套用军牌,免费通行高速公路2361次,偷逃过路费368万,最后被以诈骗罪判无期。而骗取保障房,也可能获利颇丰,但风险和这个农民比,几乎可忽略。

还有一种“惩罚”方式更值得商榷。根据2012年出台的《关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要求,对以虚假资料骗购、骗租保障性住房的,要取消其在5年内再次申请购买或租赁保障房的资格。

既然是以虚假资料骗取保障房,说明他(她)本身就不具备资格,一个不具备资格的人,你禁止他(她)拥有这项资质,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符启林曾介绍过一个案例,说香港有一对年过八旬的夫妇,他们认为自己的子女不尽赡养义务,遂向政府申请购房补助。政府给他们补助了十几万港币。但民众向廉政公署反映后,查证他们在银行有存款两百多万。最后法院以盗窃政府财物罪,判处他们各监禁六个月。案发之后,有不少人求情,因为香港自开埠以来,没判过这么年老的人,但法院依然维持判决。

住房问题,是大多数香港人一生的痛点,法院的判决,毫无疑问地证明了香港维护住房问题公平正义的决心。难道住房问题不是大陆人的痛点吗?

骗取保障房,不应该变成诈骗罪的“免罚特区”

目前,中国大陆没有一个骗取保障房的人,受到刑事处罚。这一点,明显和先进经验有差别:骗租、骗购者承担的责任,应该包括民事的(退还承租或购买的房屋)、行政的(罚款)和刑事的三个层次。中国大陆缺了刑事这一环。

但在骗取保障房是否应该入刑上,国内并不是没有争议。最常见的一种反对观点是:保障房骗的只是“资格”。在真正购买的时候,掏出的也是真金白银。

这种说法其实很难成立。虽然骗领人确实是自己花钱买了房,但在同地段下,保障房和商品房之间,公租房的租金与市场租金之间,都有着不小的价差,这个价差,正是骗领人的非法得利。

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7个法律适用问题作出了解释,其中有一条是: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障待遇的,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公私财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其亮点就在于,规定骗取“其他社会保障待遇”可构成诈骗罪。但是,仍旧有一些问题需要厘清。“其他社会保障待遇”究竟包括哪些待遇?目前的社会保障有各种层级,既有国家层面的,也有地方政府乃至街道层面的,甚至还有民间的,是否一切都可纳入“其他”之中?哪些可以纳入,哪些不可以纳入,缺乏明确标准。

从结果看,所有骗取保障房的行为都免于刑责,确实很怪异。在司法实践中,有的医院办理假住院手续套取医保;有的公民开豪车还领取低保,这些案例很多都被按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可是,危害明显更大的骗取保障房行为,为什么就可以免除刑责呢?

当然,刑法有谦抑性,如果走向反面——所有骗取保障房的都坐牢,也不行。比如业内人士就建议,对于家里已有数套住房还骗购骗租保障房的,应该严格入刑;对于隐瞒收入并不多,且确实没有住房的骗购骗租者,则考虑不入刑。

搬出刑法也是无奈,保障房实在搞不好建议取消,直接发钱

用刑法来解决问题,是最后一步,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国内保障房存在的问题,远不止骗房这么简单,就在审计署公布的这份报告里,还有些情况同样让人非常失望,比如,去年全国共有19万套保障房因为质量不达标而空置。那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贪污受贿,是不是也应该搬出刑法来管一管?

再比如,许多地方政府抱怨,保障房建设存在的问题主要是资金压力太大。结果这次审计署发现,至2015年底,全国726个市县有478.6亿元专项资金躺在账面上,1年没有使用。这里面有没有渎职,有没有挪用公款?是不是刑法也该管一管?

保障房推行这么多年,如今还是这种局面,非常有必要从总体上进行反思了。每一次提到保障房,媒体都会举新加波、香港的例子,说别人家搞得多么好,咱们不能“好经念歪了”。但是,国情就是这么个国情,完全可以考虑,不再新建保障性住房,改成对住房困难者发放货币补贴。这个想法,其实在2011年时就被时任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提出,他希望保障房建设能逐步转变成以货币补贴为主。

其实,已经有些地方在直接发钱了,比如这次查出问题的5.89万户家庭,就有人直接拿了补助。但完全可以考虑,将发钱政策全国推广,并考虑普遍停止建设保障房。

直接发钱,是效率最高、损耗最小的方式

直接发钱,是效率最高、损耗最小的方式

从实物提供到货币补贴,也算一个进步,最大的优势是赋予了保障对象自由选择权,由其自己选择在什么地方买房子或者租房。尤其现在国内商品房库存压力很大,直接发钱或许能缓解这一现象。另外,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人搞欺诈,那就是直接和钱挂钩,怎么处理,应该很清晰。



小技巧:百度搜索"石首吧"可找到本站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信息!

小编推荐更多»

玩家评论

活动推荐更多»

游戏前沿 新游 产业

推荐信息